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近期關注

格日羅村的好書記

來源: 青海日報    發佈時間: 2020-11-20 09:14    編輯: 許娜         

  2018年4月,來自格爾木市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李鴻學作為扶貧第一書記來到格爾木市唐古拉山鎮格日羅村開展扶貧工作。

  唐古拉山鎮的格日羅村地處偏遠,距格爾木市區450公里,平均海拔4700米,全村有41户,136人,草原面積將近19萬公頃,為純牧業村,牧民羣眾以養殖犛牛和藏羊為主。

  説起這個村子,李鴻學也不是完全陌生,很多年前他去過。那時的格日羅偏遠、落後、貧窮,現在的格日羅村在黨和政府的關愛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村子的一部分村民在2004年搬遷到了格爾木市南郊,帳篷變成了寬敞明亮的磚房,家家有敞闊的院子,村子裏還有學校、廣場、市場、衞生院等,再加上每年發放的草場補助,村民們衣食無憂,生活水平得到很大的提高。

  那麼,這樣的村子還需要扶貧嗎?

  當然需要。

  李鴻學一進村子就發現了問題——村民文化水平低,思想觀念落後。曾經的格日羅,窮在沒錢;現在的格日羅,需要的是文化、遠見和幹勁兒。

  明晰了工作思路就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李鴻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過不同的方式去影響和改變村民的思想、行為,必須要讓羣眾摒棄“等靠要”思想,堅定樹立起“依靠雙手勤勞致富奔小康”的觀念,才能最終改變整個格日羅村的面貌。

  怎樣因地制宜帶動村裏的富餘勞動力和年輕人找到人生的目標,做一番事業,讓生命更有意義呢?

  為達到這個目標,李鴻學可是費盡了苦心。首先,他和村“兩委”班子在認真分析研究後,決定在村委為年輕人設置崗位,推薦3名大專畢業生為村級後備幹部。

  大學畢業生達毛措聰明能幹,決定和朋友一起在長江源村開一傢俱有民族特色的藏餐館,但苦於沒有經驗,也缺乏資金,希望得到李鴻學的幫助。

  李鴻學看到年輕人一臉的期待和信任,心裏很感動,他馬上對年輕人這種想做勇敢嘗試的態度予以最大的肯定和鼓勵,然後親自到餐館察看裝修進展情況,並聯系市勞動就業局為年輕人申請職業培訓的機會。達毛措得到了李書記的大力支持,幹勁十足,努力地為開店做着各種準備工作,熱情地憧憬着美好的未來。

  才毛措是個心靈手巧又能吃苦耐勞的女人,在牧區的時候,擠牛奶、剪羊毛、打酥油茶樣樣都做得極好,雖然忙忙碌碌,但充實而滿足。現在搬到了村裏,山裏的牛羊僱傭其他人來放養,沒有了那麼多活兒要做,才毛措反倒覺得生活空落落的,閒置的雙手彷彿都要生出鏽來,她一心想做點事。她看到農貿市場門口的門面房空置着,她決定在這裏開一間民族服裝店。一來自己有事做,二來也能方便村民。雖然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穿輕便又時髦的漢族服裝,但逢年過節還是要換上漂亮的藏裝,還有那些上了年紀的村民,依然習慣穿着自己民族的服裝,但附近包括市區裏都少有象樣的藏族服裝店,通過分析和考察,才毛措認為開民族服裝店是個好路子。説幹就幹,快速地談好店鋪,搞了簡單的裝修,才毛措從西寧、拉薩等地進了貨,“才毛措民族服裝店”開得紅紅火火。

  為了鼓勵村裏的創業者,李鴻學一刻也沒有閒着,他先後多次到市就業局,最後終於為村裏最早一批自主創業的青公保和才毛措分別申請到5000元創業補貼資金,雖然錢不多,但讓創業者更有幹勁了。2019年,才毛措還被青海省婦聯授予“全省農牧區婦女致富能手”榮譽稱號,成為村裏的黨員致富帶頭人。才毛措在領獎的時候,發表獲獎感言説:“獲得這樣的榮譽,我最要感謝的就是我們的好書記李鴻學,因為有他對我們創業者的鼓勵、支持和實實在在的幫助,我才能站在這裏領取這份榮譽!”

  在才毛措等人熱情創業的帶動下,在李鴻學的大力鼓勵和幫助下,村裏陸續有數十人選擇自主創業或就業,內生動力明顯增強。李鴻學充分利用婦聯、團委等組織的力量,鼓勵引導剩餘勞動力積極參加民族舞蹈、特色餐飲、手工編織等各項技術培訓班,帶動村民學習一技之長。村子裏閒逛的人少了,喝酒鬧事的人少了,村子裏顯得風清氣正,面貌一新。

  解決了年輕人的問題,還要把温暖送到老人、病人手裏。

  才角老人患有嚴重的關節炎和心臟病,雪上加霜的是,才角老人的老伴和女兒都有殘疾,昂貴的醫藥費成為這個小家庭沉重的負擔。僅2019年,才角老人由於心臟病等多次住院,就花費7萬餘元。本來性格開朗的才角老人,常常愁眉苦臉,唉聲嘆氣,日子過得苦巴巴的。

  經過李鴻學用心瞭解,除了才角老人家,村裏還有幾户人家也存在類似的困難,也符合臨時救助金的申請條件。村民達毛吉患有癲癇病,長期吃藥,家庭困難;村民卓瑪才仁身有殘疾,還患有心臟病,沒有勞動能力,家庭條件也不好。

  李鴻學迅速準備相關材料,用最快的時間,把才角老人、達毛吉和卓瑪才仁的資料提交到市紅十字會、市殘聯、市醫保局等單位,為他們申請臨時救助資金,還為才角申請了防貧關愛金。

  很快,申請的救助資金拔付下來了。達毛吉收到2000元的困難殘疾人臨時救助金,才角老人和他的老伴收到臨時救助資金4000元、防貧關愛金2.5萬元,卓瑪才仁收到困難殘疾人臨時救助金4000元。這些資金的落實,解決了困難家庭的燃眉之急。

  李鴻學為村民做好事,辦實事,贏得了村民的信任和敬重。來找李鴻學的村民漸漸多起來,儘管語言不那麼暢通,村民們也願意操着不熟練的漢語來給這位真誠善良又有實幹精神的扶貧幹部説説自己的困難。有時候,村民們並沒有什麼困難,就是來找李書記喝壼茶,聊聊家常,村民們把李鴻學當成了知心人,逢人就會説:“我們格日羅村有福氣,來了個好書記。”

  好書記不僅要解決村民眼前的困難,還要解決長遠發展的問題。因地制宜、分類指導搞活集體經濟是扶貧工作的重點,這項工作的開展讓李鴻學費盡了心思。

  李鴻學經過多日苦思冥想,理清了思路,他牽頭學習、考察,又與村幹部一道,結合村裏的實際,制定出發展集體經濟的三年工作計劃。

  首先,從現有的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開始改變。村合作社原有400多隻藏羊,這是格日羅村最大的也幾乎是唯一的集體財產。李鴻學瞭解到這400多隻藏羊在山裏養了已經好幾年了,雖然養殖數量有所變化,但合作社並沒有錢,也沒有給村民帶來更實際的福祉。李鴻學心想:這些羊,“老弱病殘”不清除,非生產畜不出欄,不就是“死”的嗎?得讓它們活起來,動起來,真正成為集體的一部分,讓這些在山裏“躲清閒”的傢伙們為村民們的脱貧奔小康做貢獻。

  李鴻學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帶領每家每户和村合作社加大了畜羣結構調整和非生產畜的出欄力度,不到兩年的時間,在羊羣基礎母羊數量不變的情況下,收入達到40餘萬元。

  在產業資金、項目扶持下,經過幾年的不懈努力,通過沱沱河門面房、扶貧賓館、農貿市場、產業資金、光伏電站等收益分紅,村集體經濟發展成效顯著,2019年,格日羅村集體經濟收入達到31.5萬元,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收入31萬元。

  目前,格日羅村與長江源村合作修建的牛羊肉食品加工車間也正式建成。這是格日羅村與鄰近幾個村子團結協作、聯手致富的一個開端,與同胞攜發展之手,也展現了格日羅在致富路上的一種胸襟和姿態。(唐明)